Category: Articles

Why Bother With Marriage?

大多数人会视婚姻很老派。 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把事儿给办了么? 干嘛还要繁文缛节? 还净是些稀奇古怪的古董:教会、寺庙、赞美诗、婚誓还有祈祷。 婚姻铁定是人类早期遗留至今的宗教习俗:简直蠢到家; 显然很不符合现代社会逻辑。 可婚姻就是存活下来了。 婚姻的核心是为了受人牵制、降低标准, 一旦分手撕逼将面临高额代价。 那为什么我们要结婚? 早些年,我们对自己说:这是上帝的意志,所以我们结婚了。 可现如今都不关上帝的事了,我们却一直笃定不结婚,结果更糟。 一方面,你精挑细选的熟人,都在场见证你们会厮守到老。 你甘心情愿地为自己炮制了一个窘境, 他日回首,承认这原本就是个错误。 同时,就算你想把事情厘清楚, 可往深里说,会牵涉到财务和法律纠纷。 你要知道双方的律师和会计师足以把你们拆散。 倒是彻底了结了,可结果很撕逼。 说来也蛮奇怪的,冥冥之中,我们似乎觉得这样也还不错; 虽然会有点不舒服,虽然分手很难, 但至少对双方都有利。 历史上,心理学有个很出名的测试叫棉花糖; 旨在衡量儿童是否有能力将满足感延后: 看是否有能力考虑更长远的问题。 给几个三岁的小毛孩一个棉花糖, 同时告诉他们:如果能坚持5分钟才去咬第一口,他们可以得到第二个。 结果很多孩子都没能坚持到最后。 看着眼前的棉花糖,实在太香了,已经等不到待会儿再吃了, 已经等不及干等之后的犒赏了。 更关键地是,观察结果发现这些孩子以后会因无法控制冲动而意志消沉; 比起那些超会考虑长远利益的小孩子来说,付出的代价更多。 婚姻也概莫能外。 有太多事情似乎都十万火急一样 。 我们因生气而想逃离;新欢更讨喜而想立马抛弃旧爱。 可环顾四周,似乎没有任何出口。 这得多花多少银子啊,太丢人了,还要耗上好几年:完全不是啥巧合。 婚姻可以强有力地控制自己内心的冲动: 性奋、背信弃义、野性。 我们内心很清楚自己的为人,基本上对此是照单全收: 人在瞬间冲动下,通常做出的抉择会很糟。 结婚就是让我们知道走入婚姻的殿堂可以控制自己的冲动。 我们心甘情愿地将自己托付给别人,因为我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。 如果两人都不花心思去想下要真没结婚会怎样,这种婚姻的确是比较罕见。 然而结婚就是让这些感受无关紧要。 而这些都是注定的:婚姻使我们免受欲望的困扰, 同时让我们更清醒地认识到,那些并不是我们真心想要的。 我们在婚姻中尽其所能地成长并成熟,最终成为“完整的人”。 我们时常会被人吸引 恰恰是因为他们给我们指明了正确的方向。 但当我们经常和别人一起出去时,显而易见就会不那么友善和正常。 其实,在我们开始自我提升的基础上,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清晰。 以后改善的机会会越来越多, 特别是当我们不再逃避那些人: 那些会让我们误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不对的人。 星转斗移,婚姻的激战也转换了话题: 已经无关外届对我们的影响力。 而是我们真正关注的焦点是自己很难全身心地投入。 在过去的五十年里,教育的灌输已经让分手变得相对容易多了。...